璐子Sadako

属性很杂,雷点很高【旬斗/锤基/盾冬/贾尼/贱虫/竹马/戚顾】

大盾色√
吧唧的在2p

好室友的自我修养【伪下】

★其实我就是……多写了一段星爵视角……

凭借着洛基的好口才,和巴基在酒吧里和火箭浣熊套近乎的努力,两个人成功套路出了“星爵在追求罗南”这一事实。
呃,浣熊的原话其实是“我真不知道那个克里人有什么好的,我早就告诉过彼得这家伙睡起来估计还没有他老爹的机械女郎舒服”。
关于为什么会喜欢罗南,洛基这边彼得是这么说的:“他是第一个看我跳舞没有让我一边待着,还站在那里认真地看了好长时间的人,从那时起我就觉得这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爱情。”
邪神:“……我怎么觉得,他其实是被你给吓到了呢?”
总之在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被揭开之后,彼得·奎尔对罗南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这些攻势包括但不限于送情书,送花,花式搭讪和继续让格鲁特跟踪罗南。
作为一名好室友,巴基·巴恩斯当然是希望罗南能够幸福的,但是显然这只平时严肃又腼腆的蓝莓并不太擅长应付这种事,面对星爵的死缠烂打,他往往都是呆愣片刻,然后落荒而逃。
这样可不行啊。
巴基摸着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思考着。

其实,为什么会喜欢罗南彼得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因为跳舞——啊?那当然是骗洛基的啦,这种事怎么能告诉他,告诉了他那不就等于告诉了索尔,告诉了索尔……那全校都该知道了。
讲道理,罗南看起来真的不是一个好的恋爱对象,这话卡魔拉说得没错。一个高大的蓝色克里人确实不怎么符合地球人的择偶标准,但是彼得就是喜欢他啊,喜欢都喜欢上了,除了努力在一起,他还能怎么办?
“你妹妹也是蓝色的,而且你还是绿色的。”彼得很欠揍地对卡魔拉说。
“谢谢,然而我并没有两米高。”卡魔拉一甩头,鞋跟准确无误地踩上了他的脚。
嘶——星爵吃痛,倒吸了一口气,心说两米怎么了,罗南长得好看啊!
对于这场“命中注定的爱情”我们的星爵先生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以至于似乎吓到了感情经历几乎空白的罗南。
“What are you doing?!”
在本周第八次搭讪之后星爵终于听到了对方的回应。呃,也许并不能算是回应吧,毕竟这句话是伴随着一个过肩摔一起出现的。
“我,我就是想问问,你最近睡得还好吧?”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的彼得喘着气说。
罗南:??!
这话不说还好,一提起来面前的克里人瞬间就变了脸色——他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个旧随身听,一把塞进了彼得手里,说了声“谢谢你我最近很好”之后就转身逃跑了。
……原来克里人的脸红起来不是紫色的啊。
这是星爵的第一个想法。
……不对。他脸红了哎!
这是星爵的第二个想法。
“很好,至少这代表了你不完全是单相思。”火箭浣熊听了他的描述之后,伸手想要拍拍老友的肩膀,但是发现自己身高不够,改成了拍拍膝盖。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彼得居高临下,一个白眼。
TBC.

好室友的自我修养【中】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老实说巴基觉得星爵喜欢罗南这件事很蹊跷,倒不是因为星爵身边常年跟着卡魔拉和星云这两个盘靓条顺的妹子而且他无数次看见这家伙和那只浣熊一起去酒吧这种理由,而是他实在没觉出来星爵和罗南之间有什么擦出火花的可能性。
讲道理,罗南其人,可是要比卡魔拉和浣熊加在一起还要高的存在,而且他还蓝呼呼的!
对此洛基表示其实他小时候也是蓝呼呼的,但是他可没见索尔有多嫌弃还不是天天跟着他弟弟弟弟个没完。
巴基:好了请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很高兴。
什么才是喜欢呢?巴基知道史蒂夫喜欢自己,这太明显了,从他俩还在一个幼儿园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史蒂夫总是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还会尽力保护他,有时候史蒂夫甚至被史塔克戏称为“老母鸡护崽”。同样的,巴基也喜欢史蒂夫——为什么不?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巴基总是快乐的。
而且巴恩斯还知道索尔喜欢洛基。什么你说他们不是兄弟吗?拜托大家都知道洛基是领养的好不好。
索尔,就是和史蒂夫一个班的那个阿萨神族的金发高大青年,他对洛基那简直就是没话说,你瞧瞧他,即使被弟弟的恶作剧气得快晕过去了一旦洛基稍微服软,他就立马能笑眯眯地原谅他。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事关我弟弟,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啧啧啧。洛基你就别装了你早就被你哥攻陷了你只是那个什么……喔对,傲娇而已。
“你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洛基的话打断了巴基的畅想,“你刚刚的表情就像体育部的那个韦德看见小蜘蛛的时候一样,特别的蠢。”
“我在想你和你哥。”巴基从善如流。
邪神翻了个大白眼。翻身在上铺巴恩斯先生的床上坐下,然后听见巴基问道:“你真的觉得彼得喜欢罗南?”
“当然了,邪神的推测从来不会出错。”
“但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觉?”
“你没看到星爵都让那个小树苗偷偷跟踪罗南快一个星期了吗?”
吓?!还有这种事?
“所以说,我们的好室友小蓝莓估计要被吃掉咯~”洛基晃荡着两条长腿,语气里颇有点幸灾乐祸。
不远处的图书馆里,罗南使劲儿打了个喷嚏。

好室友的自我修养【上】

★星际高中设定
★略ooc
★基妹不邪恶,大家都是小天使

洛基最近感觉很不好。
不是因为他不久前升上了他哥所在的高级中学,也不是因为他的两个室友一个长得像吧唧熊一个长得像蓝精灵,而是因为这些所有让他不爽的事情,都发生在了同一天里。
这一天是邪神受难日吗?!
又掰断了一根铅笔之后,洛基看着坐在不远处大眼瞪小眼的吧唧熊和蓝精灵——喔,就是巴基和罗南——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至少这俩货还算安静,不像他品学兼优的哥哥一样是个话痨……更何况大家都不是什么好孩子,日子还勉强过得下去。
……当然如果巴基能不要每天睡觉打呼噜的话就更好了。
这么想着我们的邪神向他的两位室友走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让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罪魁祸首——一个随身听。
“我倒不知道你俩还有这个爱好?听歌?”洛基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让我猜猜这里面是什么歌?图兰朵还是喀秋莎?”
巴基和罗南同时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了他,很显然,这两个缺乏幽默感的人并不能理解洛基的笑点。
“……这是彼得的。”罗南说。
“哪个彼得?”洛基问。
“还能有哪个?”罗南反问。
“初中部的小蜘蛛,隔壁班的快银,还有咱们楼上宿舍的星爵,都是彼得。你说的哪个?”邪神掰着手指头数道。
罗南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回答他:“彼得·奎尔。”
噢……怪不得这个随身听看起来那么眼熟。
洛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它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个问句的语气万分无辜。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
巴基和罗南再一次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了他,而且巴基·巴恩斯先生还适时地添了一句话:“你是不是和你哥哥待久了脑子太久没用生锈了?”
被戳到痛处的洛基收敛了神情,一边有点尴尬地摆弄了两下那个旧随身听,一边恶狠狠地回敬了巴基:“那也总比你和史蒂夫天天在一起他长胸肌你长小肚腩好的多!”
旧随身听不知道是被他摁到了哪个按钮,沙沙地响了两下之后突然传出了一阵音乐。

You know I can't smile without you
I can't smile without you
I can't laugh and I can't sing
I'm finding it hard to do anything

“……什么?”被吓一跳的洛基手忙脚乱地试图关上这个小机器,但是因为不熟悉它的构造摁来摁去却让声音更大了,整个屋子里都回荡着那个男歌手的声音。
巴基伸过手去,一下子就关上了随身听。
干得好,鹿仔。洛基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现在,这个破随身听的暂时所有人罗南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古怪,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说了一句这是彼得给我的让我晚上睡觉之前听,因为我说巴恩斯的呼噜声吵的我睡不着。
巴恩斯:……
“这首歌叫《Can't Smile Without You》,我和史蒂夫在咖啡馆听到过。”巴基说道,还很贴心地给了一个注释,“情歌。”
罗南点点头,其实不用巴基说,他听歌词就听出来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来自地球的同性友人送你了一个能播放地球情歌的随身听,这代表了什么?
关心?兄弟情?还是……
“他想泡你。”洛基的拳头往手心里一砸,一锤定音。
罗南的表情顿时变得很惊恐。
“别紧张别紧张,这挺正常的,你看洛基八岁就给索尔变蛇了,现在他俩还不是亲亲爱爱在一起?史蒂夫以前也常送给我东西的,比如李子派什么的……”巴基拍拍他的肩膀,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试图开导他,“而且说不定星爵就是想吃蓝莓雪糕了呢……”
洛基:“……亲亲爱爱?”
巴基:“我重新说。相爱相杀。”
……你可闭嘴吧。
TBC.

吧唧色边夹√
大盾的明天做√

看完复联的预告今晚怕是睡不好了……
暴风哭泣难过到呕吐……
我恨灭霸……
我们基和我们锤才刚刚结婚啊别这样啊!
洛基要有多绝望才把魔方交给灭霸啊!
满地的尸体啊!
还有幻视的宝石直接被挖出来了啊!
小虫给摁地下了啊!!!
锤哥眼睛根本就没好啊!!
我宁愿是漫威遛粉预告和正片有出入。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求求你们都好好的啊!!!

大锤色【???】边夹√
基妹色在2p√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布颜色原本没那么亮的……

洛基色【???】的边夹√
手工死脑细胞……
大锤色的明儿再说,手作蝴蝶结做得我好饿……

占tag……

同志们我要准备四级考试了
等考试之后我再更文
不会坑的相信我
相信我!

【戚顾衍生】你让我情难自禁·一

★为了车而写的剧情
★角色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甜的

吾始知君王何故烽火戏诸侯。
这是Tommy——你也可以叫他钟孝礼——现在的第一个想法。
……我他妈是疯了吗!不,疯的人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这是Tommy现在的第二个想法。
所以我现在可以吃掉小肥羊了吗我四十米的大刀已经……
这是Tommy现在的第三个——
——等等,打住,画风不对,重来。

尖沙咀的一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寓里,我们的扛把子Tommy哥正坐在床边思考人生。促使他做出这个举动的是现在正穿着他的睡衣睡在他的床上的那个大麻烦……好吧,补充一句,是个好看的大麻烦。
这个大麻烦是今天下午被Tommy哥从街上捡回家的,非要说的话Tommy现在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知道这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叫张家强,是个弱智。弱智?傻子?总之就是脑子不好用的那种。
怎么就头脑发热把人带到家里来了呢……回想着当时的情形,Tommy哥一阵头痛。
今天下午,从和新界飞约好的酒吧里等了半天等到一个“小Tommy我老婆要我下午陪她买衣服你自己玩的开心”的短信的Tommy心情非常不好,如果漫画化的话他现在周围一定会是噼里啪啦带闪电的状态。维持着这种状态他阴沉着脸把账结了带着一团黑雾推开酒吧的大门,然后就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Tommy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心说顶你个肺啊什么玩意也敢来挡老子的路。刚要开口骂人,低头一看倒是愣了一下,嘴里的话给噎了回去——
那个绊住他的“东西”,是个人,还是个穿着快餐店红不红黄不黄制服的少年人。
且不说为什么快餐店会开在酒吧隔壁,就冲着服务员脏不啦叽的制服这家店的生意也不会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Tommy哥准备把刚才的话骂完。而那个蹲在地上的少年也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存在,抬起眼来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条件反射地就要往后缩——后面是台阶,少年直接摔在了地下。
现在的状态倒是给了居高临下的Tommy哥一个好好打量这个惹他不高兴的小子的机会。
于是乎他光明正大地盯住了还愣在原地的小孩。
结果就是,盯着看了一会之后Tommy从杠把子变回了钟先生……你知道,他一向对好看的人比较客气,而且他刚刚发现这个小服务生长得白白净净的还挺乖——如果忽视掉他脸上的脏污和乱七八糟的衣服的话——总得来说这个长相还是很讨他小Tommy喜欢的。
就是不知道成年没有哦,难道现在店里都可以光明正大雇佣童工了?香港真是堕落了啊……这么想着Tommy伸手把这小孩从地下拽了起来。
“呜……”
这一拽不要紧,他倒把人拽哭了——就眼看着那一双大眼睛眨了眨,眼泪就下来了。
……什么啊!Tommy一哆嗦,瞬间把手缩了回来,一边心说惹不起惹不起,哭唧唧的男人算什么啊!一边转身就要走。
等走出了半条街之后,他突然听见背后爆发出一阵惨烈的哭声——毫无疑问,它来自刚刚那个小服务生。
Tommy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从刚刚就觉得不对劲。回过头去一看,正好看到几个人围着那小服务生,其中一个黄头发的还拿了块石头扔他,小孩抱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那黄毛他认得,昨天刚被他和新界飞收拾过。
Tommy皱了皱眉头,他原本不想管这种事的,他向来无利不起早,但是不知道是看黄毛耀武扬威的不顺眼呢还是看那个少年哭的太惨了,总之他破天荒地转身走了回去,把那个脏兮兮的小服务生拉到了自己身后:“欺软怕硬很带劲啊?”
这下换了黄毛害怕了,昨天被人用枪口指着的恐惧浮上心头:“Tommy哥……这就是个傻子,您这样没必要吧……”
傻子?钟孝礼回头看了一眼那小孩,只见他缩在自己背后,眼里还汪着眼泪,很没气势地反驳道:“家强不傻……傻子是骂人的话,你是坏人……”
看来这小子叫家强——这名字也不怎么聪明。
可不么,要是聪明能让人打成这样?
Tommy语气非常不好地让黄毛带着小混混赶紧滚,自己伸手掰着家强的下巴胡乱给他擦了擦脸。
嗯,看起来顺眼多了。钟孝礼自诩不是什么好人,平时也不干什么好人该干的事,但是他对于长得好看又没有什么威胁的人还是颇有些好感的,所以他拉着身后吓得不轻的小孩热血上头就往回家的路上走。等走到家门口了才想起来后悔——
他,钟孝礼,仁义社的Tommy哥,把一个刚认识的男孩子带家里来了!
天上要下红雨……
看看小动物一样眨巴着眼睛的小服务生,又看看自家大门,Tommy硬着头皮把人扔进了屋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你叫什么?”
“张……张家强……”
“多大了?”
“不知道……”
“喔……啊?!”
“我……我有点笨……”
“……看来你真的是个傻子。”
听见“傻子”两个字这小孩又不高兴了,眉毛往下一耷:“我不傻……我只是不聪明……”
有区别吗?!Tommy眉毛一挑,智障的世界他确实不太懂。
“不可以说别人傻的,那是坏人才说的话……”小孩板起脸来很郑重其事地说。
Tommy的眉毛挑的更高了:“那我也是坏人咯?”
“不是的……不是的,哥哥不是坏人……哥哥是好人。”家强好像对这个问题很纠结的样子,他本能地觉得眼前这个人对他不坏,但是又觉得这个人说的话不好,小脸揪成了一团。以他的智商绝计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话来回答Tommy的,只能不停地摆手,重复“哥哥是好人”这句话。
“我叫Tommy。”钟孝礼没再和他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他直起身子,顺手把家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说道。小孩很乖地点点头:“Tommy哥哥。”
“你去洗个澡,把脏衣服换了。”钟孝礼又说。
家强又乖乖点头:“哦。”
三秒钟之后……
“……你倒是去啊!!”Tommy哥一巴掌拍在了张家强脑袋上。
TBC.
傻白甜的剧情都是是为了开车服务的所以这篇文应该不长。